王若弗对林噙霜恨之入骨,痛恨她引诱盛紘

简介: 王若弗对林噙霜恨之入骨,痛恨她引诱盛紘,夺走了盛紘的宠爱,连带着自己的女儿盛如兰都得不到父亲的重视。

在《知否》里,王若弗与林噙霜作为盛紘的两个女人,一直在较劲、对抗之中。

王若弗对林噙霜恨之入骨,痛恨她引诱盛紘,夺走了盛紘的宠爱,连带着自己的女儿盛如兰都得不到父亲的重视。

王若弗和林噙霜都有儿女,都把压过对方的希望寄托在儿女身上。

在抓住盛紘心上,王若弗比不上林噙霜;在儿女的成材上,林噙霜完败在了王若弗手上。

林噙霜的儿子盛长枫虽然一开始让人感到头痛,是一个不靠谱的人,但是在盛紘的严格管教下,他娶了一位贤妻,走上了正轨,有了一定的功名和事业,然而,跟王若弗的嫡子“入封名臣阁的两朝元老,四次入阁,三度拜相,履及六部十三省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”盛长柏相比,他差了太多。

实际上,林噙霜爱女给盛墨兰灌输了太多的毒鸡汤,反而害了盛墨兰。

1、王若弗对女婿的标准;作为盛家的嫡长女,盛华兰的婚事是最受家族重视的。

盛华兰出生在父母感情最好的时候,自幼就受尽了父母的宠爱,才华也出众,是天之娇女。

在王若弗看来,自己的女儿是心肝宝贝,女儿过得幸福最要紧。

“要门第好,家底厚,人口简单,公婆妯娌好侍弄,最最要紧的是人家后生要有能耐,要么读书有功名,要么会办事的有产业,要么有武功爵位。

”女婿要有能耐,可以撑得起一个家,人口简单没有糟心事,王若弗的挑女婿标准都是从女儿的角度出发,可见其慈母心肠。

2、作为嫡女,要有自己的气质,别处处跟姐妹争风吃醋;盛如兰说话的时候,总喜欢把嫡出这两个字挂在嘴边,这与王若弗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。

“你这孩子也太不容人了,你六妹妹这般从不与你争闹的,你竟也容不下,偏又没什么手腕,将来怕是要吃大苦头。

不过说到底,你又何必与她们争,如你大姐姐一般,你的身份在那儿,将来必然嫁得比她们好,过得比她们舒服,眼前闹什么?

没的惹你父亲不喜欢,就算装,你也给我装出一副姊妹和睦的样子来!

”在王若弗看来,盛如兰作为嫡女,该属于她的跑不了,至于其他那些蝇头小利,争了不划算,还不如放宽心点,显得自己大度。

相比于王若弗,林噙霜的目光就比较短浅。

她处处教导盛墨兰争,无论大事小事都要争,抱着压过嫡女的心思,最终,她把盛墨兰养得不知天高地厚,做出了有辱门风的事情,寒了盛紘的心。

如果你要得太多,能力又不足,早晚会为自己的贪心付出代价。

3、别人看不上我们,我们也不强求,不能丢了家族的脸;齐衡来到盛家书塾读书,引起了王若弗和林噙霜的注意。

看到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家世都过硬的齐衡,有女儿的王若弗和林噙霜自然也动了心,想让他做自己的女婿。

为了能够攀上齐衡这棵大树,林噙霜一边去找盛紘,给盛紘吹枕边风,想让盛紘出面提亲,一边教导女儿盛墨兰用那些她最引以为豪的妾室手段接近齐衡。

而王若弗不仅看上了齐衡的家世,也发现自己的女儿盛如兰有这个想法。

出于爱女之心,她找盛紘试探了一下,得知平宁郡主的想法之后,彻底地打消了把女儿嫁给齐衡的想法,开始严格管教盛如兰。

”王若弗的想法很简单,别人既然看不上她女儿,自己也不会紧巴着不放,白白受辱。

自己的女儿几斤几两她很清楚,该挑什么样的女婿她也很清楚。

相比于王若弗目光深远,林噙霜就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她一心想让女儿嫁入豪门,教导女儿使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去争,甚至不惜与盛紘撕破脸皮换取女儿嫁入伯爵府。

别人看不上我们,我们也不强求,不能丢了家族的脸。

就算你上赶着嫁给那个男人,想办法讨好他,甚至使用一些手段得以进门,别人看不起你,你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太好。

结婚之后,婆媳、夫妻、亲戚之间的闲言碎语都足以把你压垮。

结婚,最好找一个门当户对、适合你的人,既不要高攀,也不要低就,把未来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要紧的。


以上是文章"

王若弗对林噙霜恨之入骨,痛恨她引诱盛紘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先天星座网的其它文章